首頁 > 關於影響 > 臺灣電視劇如何振衰起敞 重回榮耀

期別:復刊第34期    發行日期:2018/10/15
臺灣電視劇如何振衰起敞 重回榮耀
出處:亞廣協研究院    日期:10/15/2018

 

 

高光德:

          資深影視編導、企劃師、製作人、監製;前臺北醫學大學媒體顧問、澳門城市大學社科院客座副教授、醒吾科技大學數位內容學院副教授、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系助理教授、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系講師。

        近二十年來臺灣的電視產業由盛而衰,特別是戲劇類節目,究其原因顯而易見的,常被提及藉口有平臺多元、外劇入侵、網劇擴張、自媒興起,也有人說是島內地狹人稠,有線、無線、衛星、網路上百家頻道瓜分節目廣告市場,競爭激烈,當難生存,此類眾說紛紜,似是而非。諸多電視從業人員或有識之士雖然大聲疾呼,但也耽於治絲益棼,無法拯救現狀危機改變當下頹勢。本文作者任職此一領域,並曾服務產、官、學三界,經歷多年觀察與常時反思,除上述表像因素外,廣覓資材、深度尋訪以探其真實原由,發現陳屙另存,埋藏業界深處,有如古詩般猶抱琵琶半遮面、總是千呼萬喚始出來。遂能整合所查,舉下述五項結合實例分呈於次,盼供兩岸參考,並為華語電視產業解套重生,求永續發展之機。

1.理想宏觀,資源微觀          求變創新認知不足

        長久以來,臺灣電視劇業界和主管部門的經營觀念,仍停留在早期無線老三台時代,習慣高理想、微投資制播戲劇節目,仍可因戒嚴時期媒體管控而擁有高收入廣告和收視率思維,幾乎完全無視于解嚴後數位內容科技匯流和網路劇快速興起時代的來臨。但更嚴重的是外劇日漸成長茁壯,挾專業團隊創新思維和產業置入巨大金額,逐漸超越台劇,情勢翻轉。正如2017年臺灣靚天影視經過劇烈競爭,標得制拍由軍方出資的保防形象劇「最好的選擇」,經過前述的傳統思維,竟被設定以韓劇「太陽的後裔」為高理想、但每集僅約80萬台幣上下的微投資制播條件,其製作過程艱困多乖是無可避免的,總算能渡過高難度作業終於勉強殺青全劇。在熱烈的首映禮宣傳後,靚天安排此形象劇在MOD等多頻道平臺播出,收視當然亦如預期,評價兩極,尤其是前兩日的收視率,有如雲霄飛車上下起伏,閱聽眾的熱誠到冷漠令人目炫神驚,後雖趨於平穩並不斷調整內容力爭上游,不過欲振乏力,根據TA 響應統計,全劇只較受到婦女族群關注,但多數含重要青少年和成年閱聽眾,因以「太陽的後裔」為比較物件,品質差別極大,收視最終偏低,並有諸多批評和建言。整體觀之,本劇肩負軍方形象宣導之責,又須滿足閱聽眾的高理想期待,性質本就特殊。又因韓劇「太陽的後裔(每集製作費2400萬台幣)」,表現非凡在前,不但可對比本劇任何成果,又像照妖鏡般,反映出臺灣電視劇制播的諸多問題,我們與其在此苛責有關製作部門,不如集思廣益藉由此一現象把脈,提出理想宏觀,資源微觀,缺少時代創新認知,思維傳統不知改變,是當今臺灣電視劇的根本問題。

 2.專業視角,讓電視劇回歸電視特色規格       配套製作

    電視劇製作和電影制拍是應有區隔的,前述「最」劇全長16集,每集若以60分計算,應是960分鐘,一部電影約90分鐘,那「最」劇等於拍了10部以上的電影,每集只有80萬元上下的製作費,雖有軍方龐大資源投入,但也難達太劇的電視電影內涵水準,因為電視劇本需每日連續或每週播出是常態供應,預算規模有其限制,不同於電影的集鉅資於特殊檔期上映,但「最」劇卻以電視規模而用單機外拍的電影手法攝製,反而是選用了最困難的理想宏觀,資源微觀製作方式。電視劇特質原就應以攝影棚內無干擾,內搭佈景多機連續拍攝環境,外景視劇情需要輔助為主,取其劇情腳色事先對詞、幹排走戲、彩排走鏡的細膩作業準備,呈現出精緻對白、動人感情、同理共鳴、特寫近鏡,連續表演為呈現露出主內容,和電影作業是不盡相同的。另依媒體專業視角,電視到底是小銀幕,讓電視劇回歸電視規格製作,使用攝影棚內搭立體佈景和少量外拍景觀情節配合,編導必須嚴格注意預算控制並加強內化劇情製作,無須追求電影大場面和壯觀視野格局,如能結合傳統與新興動畫科技以VR活化背景,AR擴增實境畫面,吸引年輕社群TA的喜好需求,豐富電視劇的內容格局和精彩的口語化演技視野,加入內化劇情產業文化和冠名品牌的財力支持,也許能制播出一些雅俗共賞的新臺灣電視劇,重現當年電視劇王國的盛況。

 3.數位內容科技匯流的精緻細膩互動         編導藝人要同步並進

    網路時代來臨,各類產業必須跟著新科技進步,臺灣電視劇製作部門含編導藝人也無法置身事外。但臺灣電視節目長時間以來,最大的問題是缺少創新思維、建立自我品牌,常是東施效顰、生吞活剝、不明究裡,只學表像。多年來流行本地偶像劇,但偶劇的特色到底是甚麼?它是如何沿革形成的,很少人去探究。這種原本是起源日本的趨勢劇,主要在探討都會情境、時尚流行、青年男女的後現代邂逅,膾炙歌曲、青澀愛情,有知名度但非專業演員演出的故事劇種。是有別其他戲劇的區隔類型,如果硬要把它與鄉土、環育等類形象劇結合,或另類劇種採用偶像劇風格來以形象呈現,難度高,風格怪異,也是戲劇行銷實質上極大的冒險。因為在主軸戲目不同,行銷宣導政策回異,目標觀眾群分散的情況下,沒有那麼容易製造收視率得到青睞的。就拿前述「最」劇來說軍方形象是以軍隊生活、訓練、工作為主軸的電視劇,劇情講求堅忍、服從的特質和有規律生活起居,比較偶像劇後現代式的追求自我、自由、青春,在時尚流行的都會區中自在生活、生存,兩者相差十萬八千里,又如何能勉強結合在一起呢?或有人說這就是衝突性蒙太奇,那就是更高理想呈現了。

    當代台劇觀眾也特別詬病是藝人的演出。如果大家要拿太陽韓劇兩位主角來比較臺灣演員,是否苛責了我們的藝人呢?我們發現在現代臺灣只要被線民哄抬,如雞排、珍奶等各行各業或網紅、達人直播的年輕帥哥美女都可能一夕成名,躍身知名藝人。當然,他們各有職業專長又有俊美外型,受線民喜愛注目原是無可厚非。這些半路出家的藝人,如是一般戲劇表面皮像演出,尚可應付。但常常在被推上重要角色後,才發現基本演藝的內涵知識造詣不足。周子渝在韓國能紅回臺灣,其背後要經過多少的專業訓練,吃多少苦才能達成,臺灣早期的電視戲劇演員藝人,大多來自軍中藝工隊、老三台演員訓練班、城鄉野台戲或是京劇和歌仔戲的戲班訓練出來的所謂硬裡子演員,是經過淬煉才藝的。現今臺灣的藝人或許有訓練和歷練,但缺少的是嚴格的淬煉,我相信「最」劇演員應有到軍中陪訓,但是表像學習又受到時間、空間的約束,真能實際體驗軍人辛苦鍛煉的演出嗎,如此表演怎能滿足現代閱聽眾的胃口呢 ?訓練和淬煉到底不同,演員需經過淬煉才能成大器,否則只重快速成名、高酬、大牌、擺譜,而不追求自我內涵的進步,我們期待演員想演出好戲也難,本地年輕將接班的演藝人員是要多努力加油了。

  4.全能編導迷思和二導瓜分制的重整

    反思最近台劇編導,在有限資源和時間內,要完成一部閱聽眾激賞的類似「最」劇的形象偶像劇,或是類電影的電視劇集,只有設法如期完工的份,苛求他們品質內容於事無補。就像「最」劇的導演、編劇團隊因播出後成果不如預期,受批評時也都稱自己已盡全力。在肯定他們的辛勞之餘,我們更想瞭解編導團隊的前置準備和專業素養知識如何? 是不是有充裕時間,像電影等級般安排,給他們準備充實前置體驗,值得商榷。尤其是,這類形象劇是否應有專業導演群和編劇群,各自拍自己擅長的部份,編寫自己熟悉的劇情內容。臺灣演藝圈近年來最大的問題是不尊重專業,因陋就簡,也許因為拍一部校園或在地賀歲嬉鬧劇成名,就好像所有的劇情都可拍了。寫了一、二本團隊得獎劇本,就如同會寫所有劇本了,這是我們一些年輕優秀編導的迷思。李安、侯孝賢等資深名導十年才磨一劍,是有其道理的。因此現代的電視劇編導要在少量經費、時間控制內,完成大量的類電影拍攝電視劇,其精彩可看度,結果是當可預知。

      臺灣的電視界,早期有所謂二導瓜分制,即聘請資深的電影導演或藝人擔任戲劇指導協助現場演員排戲,讓電視臺新銳導播團隊觀看幹排後,分鏡執行彩排錄製以達相輔相成效果,此種過渡時期的免強組合也曾拍出眾多膾炙人口的連續劇作品,並且培養出許多資深專業的戲劇導播,但有些戲劇指導難忘電影格局和視野,也不願長期寄居電視籬下藉導播之手完成創作,就嘗試以少量電視預算或結合外制外包方式開創單機自拍的電視劇,這種採取精簡預算,類電影手法單機速拍,在事後剪輯成電視劇,如此方式逐漸失去棚內制拍電視劇的特色,雖然節省了攝影棚租金和搭佈景費用,但也需櫛風沐雨,花費大量時間、經費在外景的陳設、收音、燈光上,有時難免因陋就簡,成品水準參差不齊,更難比較有數十倍高額製作費、多元精心細膩制播的韓劇了。近年來臺灣優質的電視劇導播,不是去了彼岸,就是淪為電視臺攝影機取鏡,只能錄製談話性或綜藝歌唱節目,令人婉惜。編導是電視劇的主幹,如今面臨前述狀況,相關個人和團隊少有反思、求變決心,臺灣的電視劇從業人員脫離媒體特色本質不知上進,致使節目式微,所以又豈止是多頻和預算問題而已。如何維持攝影棚內制拍電視劇的傳承特色,有效聚合外拍單鏡導演的整體力量,創新電視工作制拍團隊組合,追求再次地相輔相成,是所有電視從業人員的重大責任。

5.輔導金制度頓挫      官僚式管理需要調整

        臺灣廣告市場規模不如歐美、大陸、日、韓。目前又逢網路影音串流平臺多元激烈競爭,傳統製作環境正面臨革新蛻變,不論頻道或民營公司,都和前述靚天般須面對相同的問題與困境。在經費預算捉襟見肘,行銷的規劃繁重和行政資源調度困難,平臺多元同質競爭經營推展,收視與批評的全面壓力下,諸多繁雜事物都須費時解決完成。臺灣許多電視劇業者仍能熱情堅持踏出製作戲劇這一步,事實上我們受眾,應給予支持與掌聲的。提升臺灣電視劇製作,不是那個部門或是某個私人單位的工作而已,應該是國家社會全民的責任。近年雖有電視節目輔導金的政策挹助,但是在執行配套上仍有很多不足,從官僚式管理主事者心態思維、專業評委選聘合適評估偏差、承辦人員執行推動的苟安方式,業者取得輔導金後的工作態度不一等都有極大的待改進空間。政府的善意,國民的納稅錢如果流於表像的消化預算與應付,而無法落實有感於臺灣電視劇所有從業人員,當然會招致政府政策無感的批評。輔導金制度需要嚴格管控和專業駕馭,定期追蹤成效,成熟法理兼顧的退場措施,完整確實驗收和控制作業。最怕官僚作風,承辦怕事交差心態和業者名利取向忽略原始承諾,大家得過且過一起和稀泥,浪費國民的納稅錢與政府的善意,筆者曾擔任輔導金評審多年,常感部分評委同儕識淺言偏,業者虎頭蛇尾得助前後態度回異,承辦單位消極交差結案心態,都是令人扼腕的痛心感受,好的政策未能善盡全功,業者營利取向多年因循苟且而不求上進,誠然對不起納稅人的協助,正是目前我們影視行業、尤其是臺灣電視劇經營衰退的真正原因。如果讓一群沒有正確方向感的經營管理者在經營管理,面對這樣局勢(劣勢),說出事實真相也許是唯一的導正力量。

      走向未來,我們衷心的期待,前述五項複製真實的探討研究,如能抛磚引玉,攜手具有同感的沉默螺旋群力,喚醒業界和政府承辦主管單位的感知,整合更多的相關政府和民間企業的人才與資源來投注,發揮整體的力量,才是臺灣電視劇振衰起敞重回榮耀之路。(圖:澳門城市大學)



影響首頁 | 中華民國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商業同業公會

■指導贊助: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發行人:汪威江
■總編輯:汪野
■主責編輯:力華.項俊超
■編務委員:
■資訊提供:天廣信通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電接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Web Design john

訂閱申請

聯絡人:

電話:

EMAIL:

驗證碼: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