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規政策 > 《狼殿下》套路滿滿 看古裝劇的創作方法論

期別:復刊第56期    發行日期:2020/12/15
《狼殿下》套路滿滿 看古裝劇的創作方法論
出處:娛樂資本論    日期:12/15/2020

 

 

“習慣了夜的深邃,再野也無畏……”看《狼殿下》的觀眾,多半會被這首總在劇情發展到高潮時響起的主題歌洗腦。

 《狼殿下》是一部標準的古裝偶像劇:飾演男主渤王的王大陸和男二疾沖的肖戰,都是粉絲眾多的偶像明星;劇情是典型的偶像劇套路:男女主因國仇家恨相愛相殺,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就連OST,也是很明顯的偶像劇風格:曲風流行,甚至帶有英文歌詞和rap

  就是這樣一部看似老套的古偶劇,卻在1119日開播後迅速走紅。據德塔文電視劇景氣指數月榜,《狼殿下》位列11月播出劇集首位;據貓眼電影專業版,《狼殿下》開播後,連續五天位列貓眼全網熱度榜第一。

  經過前幾年大量古偶劇的狂轟濫炸,觀眾已經對很多古偶劇審美疲勞。一些觀眾甚至對這類題材產生了偏見:劇情懸浮、製作粗糙、演戲“摳圖”。

  但《狼殿下》的製作人陳玉珊打破了這一切。在影視行業熱火烹油的2017年,她毅然選擇去香格里拉實景拍攝。在劇情的設計上,她結合此前在臺灣製作《王子變青蛙》《放羊的星星》等經典偶像劇的經驗,靈活運用台偶套路,收割少女心。

  乍一看,《狼殿下》套路滿滿:青梅竹馬梗、誤會重逢梗、“先婚後愛”梗……但讓人驚訝的是,這些套路如今仍有市場。在豆瓣狼殿下小組,不少觀眾表示“姐青回”,各種名場面被人一幀幀截圖分析。“這是喜之狼吧。”有網友笑稱。

 為什麼《狼殿下》仍能撩撥少女心?看似老套的偶像劇套路背後,暗藏著這類題材打動人心的關鍵字:情緒、CP感和好看。

十幾年了,台偶套路為什麼仍未過時?

“我可是勇敢的馬摘星。”1122日,李沁在微博分享自拍時寫道。這句話源于《狼殿下》中疾沖鼓勵馬摘星的一句臺詞,和13年前《放羊的星星》中女主角夏之星的那句“我可是鐵打的夏之星”十分相似。

《狼殿下》的播出,讓不少年輕人找回了當年看臺灣偶像劇的感覺。的確,劇中有太多台偶劇古早梗了。比如男女主青梅竹馬,從小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後來男主誤會女主,兩人被迫分離,多年後再相見,男主裝作不認識她。

在敘事方式上,《狼殿下》也充斥著臺灣偶像劇的味道:多年後男主回到女主居住的地方,先是解開了女主的字謎,又和女主在酒樓擦肩而過,最後當觀眾以為女主終於約到瞭解謎之人也就是男主時,鏡頭一轉,前來赴約的竟不是他

這種套路在2005年的《王子變青蛙》中就出現過。不管是多次誤會擦肩,還是最終相認,三番五次的“延宕”不僅讓故事留有懸念,還讓男女主的愛情充滿宿命感。

在整體劇情上,《狼殿下》也跌宕起伏。兩人的感情在愛和恨之間反復橫跳:八年前還是星兒和狼仔的兩人因誤會分離;八年後男主隱瞞身份,仍懷恨意;誤會解除後,男主擔心女主知道是他的手下背著他殺了她父親,故意冷漠;男女主相認後,兩人甜蜜了沒多久,殺父之事東窗事發,男女主再次陷入虐戀。好不容易兩人再次和好,男主又命不久矣。

也難怪有網友戲稱,看其他劇時心如止水,看《狼殿下》則心情起起落落。“虐戀情深”是陳玉珊偶像劇的一大特色。早在2013年她拍古偶劇《蘭陵王》時,就在採訪中提到,“一個好的戲就是要讓觀眾哭,讓觀眾笑,讓觀眾緊張。如果你沒有這個,統統都讓他們好到尾的話,我覺得特別無聊,我不知道寫什麼。寫他們吃飯、買菜、洗衣服,沒得寫。”

戲劇性強的劇好看,但也容易帶來一個問題,不夠真實。但古偶劇的故事本身就是在假定情境下發生的,只要情感是真實的,故事曲折離奇也能引發觀眾共鳴。《狼殿下》成功的核心在於:能先用曲折的情節抓住觀眾,再用真實的情感留住觀眾。

星兒和狼仔兩小無猜的情感,是年輕女性觀眾對愛情最初的想像;星兒和狼仔之間的愛恨情仇,能時刻牽動觀眾的情緒;而“狼”這一經常在愛情劇中出現的專情動物又給整個故事平添了幾分浪漫色彩。

為了能最大程度地調動觀眾的情緒,《狼殿下》在細節方面也下了工夫。陳玉珊就在微博中透露,有一場男女主在篝火旁相互試探的戲就是後來補拍的。身處荒郊野嶺,摘星勇敢撩渤王,渤王看似動情,卻仍狠心推開她。同樣,還有兩人互系腰帶的橋段,都是劇組特意設計的“荷爾蒙橋段”。

至於被網友“吐槽”的古早臺詞如“你這是在玩火”“你這樣是射不穿我的心的”,臺詞雖羞恥但有用。台偶套路只是手段,無論是曲折的情節,還是古早的臺詞,只要能讓觀眾跟著劇情哭和笑,這部偶像劇就成功了一半。

觀眾喜歡什麼樣的偶像劇人設?

縱觀近年來爆紅的電視劇,無一不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人設新穎且能被人記住。

 對古偶劇來說也是如此。和生活劇不同,古偶劇追求的是更極致、更完美的人設。Z世代有個明顯的特徵是“慕強”,“美強慘”人設尤其受歡迎。《狼殿下》中的渤王就是如此,不僅深情,還非常強大。故事後半段,渤王設計讓摘星親手殺了他,結果被射了一身箭還是沒死。

 與他完美人設相對應的,是他悲慘的經歷。從小被狼撫養長大,當面看著自己的狼夥伴被人殺害,被人追殺墜崖後,僥倖被皇帝所救,但從此被培養成戰鬥機器。在人的世界裡,他缺少愛,缺少朋友,也缺乏安全感。

  和以往的霸道總裁相比,渤王的人設更極致,同時也有一點微創新——即野性。以往偶像劇裡的霸道總裁,大多是冰山腹黑男,高瘦、禁欲。但渤王腹黑卻不禁欲,也並不文弱,和女主對戲時,張力十足。王大陸本人健康的膚色和身材,也足以撐起角色的“野性”。

肖戰飾演的男二疾沖,則是一個瀟灑不羈的世子。在馬摘星受傷的時候,他常常在身邊陪伴,充當騎士的角色。不過和傳統偶像劇中的男二不同的是,這位男二並沒有成為“炮灰”。在故事後期,他終於想通放手了,不僅沒有和女主真正完婚,還嘗試和一直喜歡他的公主寶娜交往。這位“愛錢、愛女人的風流男子”,終於不再是讓觀眾心疼的“悲情男二”。

女性角色方面,偶像劇的女性角色重在能讓女性觀眾代入,同時具有時代意識。隨著女性主義的崛起,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偶像劇女主開始脫離傻白甜的標籤。馬摘星也是如此,自小聰明果然,有勇有謀。但與此同時,在面對渤王與她之間的殺父之仇時,她也有掙扎的時刻。正是這種搖擺和脆弱,讓這個角色變得容易讓觀眾產生共鳴。

女二遙姬則更符合當代女性觀眾對女性的審美:酷、颯、敢愛敢恨。兩人和男主渤王之間都有CP感。有人喜歡“天狼星”CP,嚮往他們命中註定的愛情;也有人喜歡渤王和遙姬勢均力敵、亦敵亦友的關係。兩人在一起訓練,生死同命的設定,還為這段危險關係增添了一絲神秘感。

極致的人設+CP+合適的選角,作為一部旨在撩撥少女心的偶像劇,好人設和演員之間的CP感,甚至比精彩的情節更重要。

實景拍攝+潮流音樂,古偶劇也要“看臉”

影視劇是造夢機器,偶像劇更是拍給億萬少女的粉紅泡泡。既然是造夢,那外在的“好看”就成了衡量偶像劇的一大標準。

2017年,影視行業正處在熱錢湧入、小鮮肉盛行的烈火烹油期。許多流水線生產的偶像劇都請來了流量明星,為了省時間“摳圖拍攝”。《狼殿下》卻選擇去香格里拉實景拍攝。本片的導演之一曹華在微博回憶道,有次王大陸拍完一個鏡頭的臺詞是“給我氧氣瓶”。在高原上拍打戲,無疑是對體力的挑戰。

實景拍攝雖然辛苦,但付出總算有回報。《狼殿下》中香格里拉的美麗景色為浪漫氛圍增色不少,陳玉珊在此前的採訪中曾提及為何要來香格里拉拍攝,因為這部劇講的是一個被狼養大的孩子,所以需要“一個特別原始,特別自然的一個畫面”。豐富的花草樹木和山川湖海,讓這部劇的畫面看起來賞心悅目。

同樣的,《狼殿下》的OST也和傳統的古裝劇不同。其中大受歡迎的三首OST由蔡依林量身定制,曲風流行。由侯志堅打造的宣傳曲《never》,早在幾年前預告片釋出時就不斷有人詢問。英文歌配古裝劇能不違和嗎?《狼殿下》做了一次實驗。

什麼樣的配樂才是好的影視劇配樂?簡言之能配合劇情、帶動情緒。《狼殿下》繼承了台偶劇的配樂風格,選擇在劇情高潮處洗腦迴圈某一首歌。星兒通過香囊認出渤王、星兒為逼渤王承認身份跳崖等名場面,搭配主題曲《我是誰》,一步步推高觀眾的情緒。

事實上,此前在拍古偶劇《蘭陵王》時,陳玉珊就請五月天為《蘭陵王》製作了片頭曲《入陣曲》。搖滾樂和古裝劇的混搭,碰撞出出人意料的化學反應。這種“一定要有一首洗腦OST”的做法,在韓劇中也常常使用,是一種經過驗證的偶像劇製造方法論。用潮流音樂和古裝劇混搭,則是陳玉珊對這一成熟類型劇的微創新。

總結起來,我們可以從《狼殿下》中學到以下製作偶像劇的方法論:

1 靈活運用偶像劇套路,不怕梗老,能調動觀眾情緒才是第一位。

2 偶像劇更需要極致的、有網感的人設,演員之間的CP感是打動人心的關鍵。

3 在製作層面,偶像劇需要更唯美的畫面,以及存在感更強的配樂。

作為一大成熟類型,古偶劇發展至今已經形成了很多固定的講故事的模式。在甜寵劇盛行的今天,《狼殿下》這部看似老套卻抓住了故事本質的古偶劇,或許能給創作者帶來一些新的啟發。



影響首頁 | 中華民國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商業同業公會

■指導贊助: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發行人:汪威江
■總編輯:汪野
■主責編輯:力華.項俊超
■編務委員:
■資訊提供:天廣信通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電接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Web Design john

訂閱申請

聯絡人:

電話:

EMAIL:

驗證碼: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