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深度觀察 > 《贅婿》春節檔突圍 季播網劇受歡迎

期別:復刊第58、59期    發行日期:2021/03/15
《贅婿》春節檔突圍 季播網劇受歡迎
出處:影視獨舌    日期:3/15/2021

 

 

      “顧丞相轉身,竟是唐明遠的臉。”日前,《贅婿》在愛奇藝迎來VIP會員大結局。劇中埋的最大一個伏筆也浮出水面,與開篇形成呼應,而一直在敲鍵盤的小說家終於露出真容——他也由郭麒麟扮演。

用作家寫文的形式來構架故事,這讓人聯想到電影《刺殺小說家》;而結尾人物時空線的神級反轉,則與《你好,李煥英》妙趣成雙。不同於電影市場的分化,在同一檔期,真正意義上的爆款劇集,可能只有一部《贅婿》。

眾所周知,今年大陸春節檔電影市場異常火爆。線上與線下的文化消費活動,其實存在一定的可替代性。即便如此,《贅婿》還是闖進了春節檔並實現了突圍。

不管是開播9天愛奇藝站內熱度繼《延禧攻略》後再度破萬,微博熱搜、短視頻熱點連連登榜,還是在“週邊”因素的嚴重干擾下,取得了豆瓣7.1的開分,都表明這部輕喜劇在市場上取得了搶眼的成績。

2021年開年,《贅婿》的成功不僅扭轉了古裝劇近年來在商業類型劇中的商譽,也夯實了“三駕馬車”——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2019年末用《慶餘年》闖出的網路文學季播劇改編策略。

當代共情與人文關懷

隨著市場的調整,現實題材的強勢地位對古裝劇造成了一定衝擊。一部古裝劇想要在今天留住觀眾,要花費比過去更多的心思。

與現代劇不同,古裝劇需要迅速建立起觀眾的信任,否則注意力就很難被留住,而建立信任的一大秘訣便是尋找共鳴。《贅婿》之所以能成功吸引觀眾,首先在於在觀眾之中建立了一種當代共情。

在劇中,寧毅(郭麒麟 飾)作為一名贅婿,在階級上處於劣勢,他要抗爭的是封建等級社會,活出個體的尊嚴;而蘇檀兒(宋軼 飾)是一位突破重重障礙,堅決要自己搞事業的古代女性,她要反抗的是社會性別偏見。

男女主人公都有需要突破的阻力,兩人都選擇了“不認命”,這是建立攻守同盟的基礎。而在相互扶持、協力共進的過程中,蘇檀兒和寧毅又慢慢地喜歡上了對方,關係更上一層樓。可以說,這樣的人物設定在當代社會也有不少普遍性,會讓今天的觀眾有代入感。

此外,《贅婿》難能可貴之處還在於,它在一部古裝劇中表達了一種人文主義精神。這也會強烈地感染到今天的觀眾。

在第30集中,耿護院(王成思 飾)之死是一個華彩的段落,也令無數觀眾落淚。一般情況之下,一個富貴之家的保安人員多是無關緊要的“工具人”,而《贅婿》中的老耿卻是一個豐富立體的人物,劇中放大了其人物特點,使得他成為劇中的搞笑擔當。耿護院下線後,起點、QQ閱讀還通過《霸道護院二三事》小說 的連載為他勾畫了一個完整簡史。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再和楊姑娘遇上:他沒能成為一個行走天涯的鏢師,她也沒能成為一名風光無限的歌女……”老耿這段堪稱男版《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的暗戀史令人唏噓無比。放在今天,老耿是一個沉浸在二次元世界的中二少年,他更像是我們今天普通人會活成的樣子。

類似的段落也出現在寧毅對於霸刀營的弟兄的“理解之同情”。為了勸說劉西瓜(蔣依依 飾)退守山林,寧毅飽含深情講到,“在歷史的長河裡,像你們這種揭竿而起的人太多了,我不想讓你們也變成史書上那些冰冷的數字。”這種以人為本的感懷,讓《贅婿》中波雲詭譎的古代世界多了幾分亮色。

突破圈層的大眾法則

如何處理原著與影視劇的關係,一直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一方面要最大限度提煉原著的價值,另一方面也要遵循影視劇創作規律。一部IP改編劇之所以不盡人意,很大程度是沒能把握其中的分寸感。

《贅婿》雖然改編自閱文集團的網路文學,但主創對於如何利用原著思路十分清晰。製片人劉聞洋表示,“從最早開始,我們就確定指導我們的還是普世價值觀,就是真、善、美、公平、正義……”導演鄧科認為,“除了內涵和價值以外,小說還提供大量豐富情節,我們在裡面進行了一些挑選和重新包裝。”

從文本上來看,《贅婿》屬於集體創作。總編劇秦雯在結構上注入女性視角,編劇團隊共6人,2個側重喜劇,2個側重邏輯,2個側重甜寵。合理配置的創 作團隊賦予了《贅婿》改編靈魂,也擴大了整部劇的目標受眾。

“只要你給我一個新故事就行——喜劇。”《贅婿》在開篇就通過一種“媒介自反性”官宣了主類型。而選擇在大年初三上線,也反映出《贅婿》在市場定位上更接近一部闔家歡劇集。

雖然是一部輕喜劇,但《贅婿》絕非市場上常見的段子劇、鬧劇,它的喜劇更多還是會融入到人物本身的個性與具體的戲劇情境中。以蘇檀兒與寧毅“先婚後戀”的情感變奏為例,主創把緣起於好萊塢黃金時代的一個古早的類型——神經喜劇(Screwball Comedy)與中國網路文學,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神經喜劇是好萊塢始於1930年代的一種愛情喜劇。對話密集,場景局促,有鮮明的喜劇風格;多集中講述跨階級的戀情,一般男弱女強;是一種“無性的性喜劇”。在劇中,“拆牆破洞”象徵兩人親密關係的轉變,其實也是對“神經喜劇”代表作《一夜風流》經典橋段——“耶利哥之牆”的致敬。

作為一部非典型古裝劇,《贅婿》“飛中求穩”。所有現代思想的呈現都要遵循古代社會的具體條件,講究自圓其說。一方面,現代思想與古代社會的碰撞,自然會生髮出喜劇性,另一方面,這也是一種尋求最大公約數的有效方式。

在《贅婿》中。所謂“現代性”更多集中在商戰戲中對於現代經濟知識的挪用。不管是“拼刀刀”的團購模式、“做空”的金融機制,還是大資料、外賣、加盟模式、價格戰在古代社會的呈現,都給人一種熟悉的陌生化,增加了劇集與觀眾的互動性。

“三駕馬車”與季播策略

在《贅婿》大結局中,又拋出一個猛料:小說家在新書中放到古代的並不是“江皓辰”一人,他在前世的冤家——“唐明遠”也來到了古代,並且和他處於不同的陣營。這不僅呼應了開篇,也給第二季的故事留下不少遐想。

這種“留扣”的敘事,在多季美劇中十分常見,這與《贅婿》的季播化策略密不可分。季播網劇在《慶餘年》和《贅婿》的改編中已經漸入佳境。

改編長篇網路文學,季播劇的形式讓創作者在敘事、節奏、卡點上有了更多主動性,為作品加分。在《贅婿》中,全劇以空間來搭建故事結構,並不斷升級戲劇矛盾,分為江寧篇、霖安篇、武都篇。每個篇章有自己的戲劇任務和人物成長線,寧毅身著衣服的顏色也隨著性格的變化出現了調整。

在《慶餘年》之前,真正產生廣泛影響的季播網劇其實只有一部《鬼吹燈》。《鬼吹燈》其實是單元故事,每一本是一次冒險,改編相對容易。《贅婿》作為長篇連載小說,最好的改編方式就是季播劇。

202010月,由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組成的“三駕馬車”模式,為IP改編劇掘進了更大空間,也讓優秀季播劇的誕生成為了可能。目前來看,強強聯合創制精品的能力正在逐步顯現,《贅婿》是《慶餘年》之後又迅速推出的一個爆款。



影響首頁 | 中華民國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商業同業公會

■指導贊助: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發行人:汪威江
■總編輯:汪野
■主責編輯:力華.項俊超
■編務委員:
■資訊提供:天廣信通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電接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Web Design john

訂閱申請

聯絡人:

電話:

EMAIL:

驗證碼: code